010-82755175
公司簡介
就是爱色网
两岁的儿子牙牙学语,赶在2020年春节前学会了“回山东老家”。这感觉让张益达似曾相识。 买给父亲的礼物 农历腊月二十,母亲就在微信上吩咐了:过年回家什么都别带,家里都有。但刚进腊月,张益达就开始在下班后和休息日张罗回老家的年货了。 最重要的物件之一,是张益达为父亲选的一块手表。 买手表是因为2019年的一件小事。去年“十一”父母来北京小住,离开很久后,妻子才在床下发现了一块旧手表。张益达不认识这块表,是个他没见过的牌子,表盘磨损比较严重,表面有划痕,里面掉落的小装饰让整块表看起来斑斑驳驳,晃动一下表针就会被打到。 逛商场跑专柜、回家刷手机,张益达挑了快一个月。这个平日里的“电子控”可以自己攒电脑,还能帮亲友在五花八门的电脑、手机、音箱、耳机等产品中按照性能、性价比等不同需求排序。但帮父亲选一块手表,却把他难住了。 出发前,这块表先被放入了行李箱,又被挪到背包里,最后被妻子放进了贴身的手提包。张益达怕表被压坏了,“也不能和孩子那些东西堆在一起,别回头找不到。” 确定款式前,张益达至少试穿了10双,每双似乎都不错,但他不清楚父亲是否喜欢。好不容易敲定了黑色轻便的健步鞋,外表低调,鞋底松软——这是妻子的推荐,他觉得在理。但尺码问题又让他考虑了很久。虽然知道父亲的鞋码是43号,但他拿不准父亲脚有多肥——老人的脚会变胖、变胀,鞋子有时需要买大些。他原本买了一双43号的,可拿回家越看越小,又让妻子去商场换了一双大的。 不过今年春节,张益达没给父亲买酒。那是过去每次回家都会送给父亲的礼物。 现如今轮到他回老家,北京有的县城都有,就算县城买不到,网购下单也是隔天就到。所以他每次带回老家的年货都不怎么“稀罕”,而是一些像车厘子那样父母不舍得花钱买的贵东西。 其余多是微信里的沟通。母校沂新中学翻新,过去和发小嬉闹的教学楼已经拆了好几年;家门口的小沂河正建起两座廊桥,遛弯儿纳凉更方便了;下班路上,母亲又在河边的公园里抓了“结留龟儿”(蝉),这是张益达儿时和父母经常抓来打牙祭的美味。 不过这些七零八落、细枝末节的图景,已很难在张益达脑中拼凑出一个完整的、记忆中的县城。 与张益达一样,带着孩子们回老家过年是李勤春节时最重要的仪式。儿子、儿媳都是独生子女,双方老家相距上千公里,每两年才有这一次阖家团圆的机会。 儿子从北京带回的特产也被她分装成小包,哪些东西要给谁,她心里早有了数。“这盒茶叶给你姥娘(姥姥),她属龙,肯定喜欢。”那盒茶叶的包装上有一个金黄色的龙形雕塑。 李勤92岁的母亲在村里独居,一个人住在一间七十多年的老房子里。 除夕当天从上涧村返回县城,张益达收到了亲戚们送来的“年味儿”。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离开上涧村时,贤惠的山东媳妇们做出的传统面点,亲戚们秋收的花生、板栗,还有婶子头天夜里刚刚宰好的鸡全被装进了张益达的车子。去的时候,后备厢是满的,回来时,后备厢被塞得更满。 新京报:用一个词来总结2019年,以及为什么? 张益达:把上一年的压力疏解一下,工作上有所突破,学习更多新东西,挣更多钱。延续一下去年后半年培养起来的孩子睡着后看一个小时书的习惯。家人都能身体健康。
强奸阿姨熟女
伊人直播app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