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-82755175
公司簡介
天天色影网
鞭牛士/蓝洞新消费/三言财经 联合报道 从下沉兄弟线下策略来看,OV在每个省份都有唯一的省代。省代权限之大超乎想象,他们在OV体系内部有任职占股,同时又以独立公司成为各省封疆大吏。省代直接管理所有销售网点和下沉渠道,和OV没有直接权属与行政关系,各区域销售人员和OV没有直接劳务关系,均为省代的员工。 通过蓝洞在一些区域的走访,部分OV线下店由于效率不高,不少已经开始走向关店裁员。 在市场价格日趋透明化的过程中,多位OV经销商对我们表示,现在由于线上电商渠道的挤压,线下售卖手机所得的利润越来越低,部分已经开始放弃OV专卖店,或在售卖OV的同时引入销售其他手机品牌。 李智透露,现在手机产品质量明显提升,使用寿命变长,更新换代频率下降,随着大环境的影响,用户更换手机的频次更低,产品同质化越来越严重、生意越来越难做,这些原因都让他店里的OV出货量大不如前。 “说白了,以前通过信息不对称还能多赚点钱,现在互联网让价格透明了,而且人人都能上网随时查询,线下的产品和渠道现在并无太高竞争力。不少用户都是拿我们当体验店看手机,转身就上网下单,第二天电商就送到家了,导致专卖店成了摆设。”李智称。 说到性价比这个词,提的最多的应该是小米,如果非要再强调一下,他们更喜欢提极致性价比。 2018年8月,OPPO同时发布了R17和R17 PRO两款产品,率先开卖的R17搭载高通670处理器售价2999元,而同期发布的搭载高通710处理器的R17 PRO直到11月才正式开卖,售价却高达4299元。 今年4月发布的OPPO Reno,还是熟悉的高通710处理器,同样配置最低的6GB+128GB版本,售价仅为2999元。 2019年3月,vivo在三亚发布了主打型号X27,搭配的还是高通710处理器,最低配置的8GB+128GB的为3198元起,价格非常vivo,但是比起兄弟OPPO的R17 PRO依然省下来足足1000元,而同月发布的旗下iQOO却是采用的高通855处理器,售价却一路杀到了2478元起。 2017开年,OPPO赞助了《奔跑吧》第五季,而临时代班《奔跑吧》的综艺新星迪丽热巴则成为OPPO最新代言人。 IDC的数据显示,2018年第四季度,OPPO在中国销量份额为19.6%,vivo为18.8%,去年同期分别为17.5%和16.5%,均有不同程度增长。 Counterpoint的全球数据显示,OPPO和vivo在2019年第一季度,全球销量市场份额分别为8%和7%,去年同期则分别为6.1%和5.4%。 一曲断舍离,OV和他们的代理商们迟早要经历。 联想手机最开始和中国三大运营商合作推出定制机,这其实就是To B的模式,把手机卖给运营商,运营商再利用自己在全国的营业厅零售网络捆绑增值服务卖给用户,只需要搞定运营商就好,至于市场上消费者的需求是什么,对To B的业务线来说并不重要。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,小米打着为发烧而生的旗号生生夺取了市场份额,这句口号的意思其实就是直面消费者,解决消费者的手机痛点,彼时的手机市场刚刚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切换,小米准确用高性价比击中了大量用户的心智。 汽车经销商,也就是大家俗称的4S店,也就是汽车线下零售渠道,目前是消费者购车的主要消费渠道,你可以类比为手机中的省代模式。 再有一个问题,OV企业从根本来说还是一家传统制造企业,并不具备互联网基因,与原生互联网品牌竞争将面临资源投入和时间投入的问题,此时的互联网思维并不是你砸了多少钱广告,而是当家人和员工是否具备全局的互联网运作方式,我们目前很难看出OV的互联网基因。 而当下最棘手的问题是,如何一边转向互联网,一边安抚好经销商。 从目前OV产品重兵布阵线上市场的格局、从OV对于线下用户人群市场投入的力度、从OV对于线下渠道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各种方面来看,放弃线下市场转型线上市场已经初现端倪,未来OV的经销商又该由哪一个头部品牌来承接呢?
免费网络看av片
黄色大胆人体艺术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