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-82755175
公司簡介
护士毛片儿
出品 | 棱镜·腾讯小满工作室 在今年8月20日的媒体吹风会上,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曾介绍,此次纳入医保价格谈判范围的共有128个品种。结果显示最终谈成70个,成功率为54.7%,直观的证明了价格谈判殊为不易。 网上流传着一个谈判现场的视频,描述阿斯利康的达格列净片是怎么一步步被砍到4.36元的。达格列净(10mg)市场价格为每片15.96元,企业的谈判代表一开始就报出了5.62元的低价,但这显然不够。在谈判组专家的劝导下,经过两次和企业磋商,后者最终报到4.40元的时候,已经是低于韩国市场的全球最低价,最后因为说“4太多不好听”,楞是又被谈判组专家砍了4分钱,以4.36元入选。 正是这样一分一分的砍价,才使得谈成的70个品种价格平均降幅达到60.7%。纳入医保乙类目录后,这些药品在各地实际报销基本都在60%以上。也就是说,患者自付的部分最多只需药品原价的15%左右,个别药品甚至低至5%。 看似波澜不惊,几轮谈判来回就做成了几百亿的大买卖,其实暗流涌动——各方博弈到了短兵相接的程度,正是此次医保价格谈判的难处所在。 “4太多”是谈判技巧 在此之前的一天,一封发自日本卫材药业的内部信在网上流传。卫材参与价格谈判的团队遗憾的通知公司同事,卫材的肝癌特效药“乐卫玛”未能通过谈判。卫材方面称,公司对此次谈判做了精心的准备,以“最大折扣、最有诚信、最有诚意的价格”进行谈判,但依然没有成功。 随后,卫材方面对界面新闻确认,公司产品乐卫玛(仑伐替尼)在近日的医保谈判中未能通过谈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。 肝癌是我国仅次于肺癌的高发肿瘤,“乐卫玛”又是目前国内唯一的肝癌一线用药,但因为价格没有低到医保局设定的底线,只能遗憾出局。 医保谈判组专家、福建省药械联合采购中心负责人林崧在11月28日的国家医保局新闻发布会上详细介绍了谈判的方式:“国家医保局先确定医保支付的预期价,由企业报价两次,两次报价均超出预期价15%的将出局。” 两次尝试中,谈判组专家会“努力引导企业报出诚意的价格”,如果企业的最终报价在医保局“超过底价15%”这条线以内的,谈判专家会再次出手进行磋商,“确保企业出价不高于此前确定的预期价格”。 因此,11月11日起的三天时间里,外界无从探知医保价格谈判的任何进展。除了诸如杰华生物、卫材等自己主动放消息的企业,大部分谈判信息都虚虚实实,最后被一一证伪。 药物经济测算组专家、复旦大学教授胡善联介绍,谈判底价是结合了我国人均GDP、消费水平以及国际市场参考价格,并充分评价药品成本/效果的阈值,进行测算得出的结论,“150个品种21天内进行审查,给出了底价意见,并进行了多轮模拟,保证了底价的合理性”。 诺华的骨髓纤维化药物磷酸芦可替尼曾参与了2018年价格谈判,并成为唯一没能谈成的品种。11月28日的发布会现场,诺华肿瘤(中国)市场准入部负责人邓阅昕表示:“在与总部多轮深入沟通后,诺华对芦可替尼在中国市场的策略作了实质性调整,在今年谈判中给出了非常有诚意的全球最低价。” 刘宏亮也介绍说,在他谈判的企业中,有的在谈判现场就做出市场策略调整,甚至进行企业根本性战略调整,为的就是降低药品成本,让利社会。 近年来围绕药价,国家各部门推进了一系列政策,包括实施仿制药一致性评价,推进药品集中招标采购,用量大的药品纳入重点监控等,以及创新药物的医保价格谈判。业内人士均认为,只有把药价压下去,滋生在药价周围的灰色和腐败问题才能彻底根除,医药卫生系统才能真正恢复公益性的本质。 只要产能充足而且不是亏本在卖,销售额的增幅完全能够覆盖摊薄的利润,价格谈判因此也被药企广泛接受。药企更多的顾虑,反而是放量之后产能能否跟上。 另外,与医保部门建立起良性互动,也有利于企业获得医药相关主管部门的认可。2015年以来,中国医药行业的市场准入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创新药的审批、医保准入周期大大的缩短。准入政策的改善,意味着有创新实力的企业能够凭借自己能力,更快、更能预期的实现投入回报。“带量”可能不仅带了一个药物品种,而是后续的一批药,众多精明的药企不会不算这样一笔账。 放弃医保机会的企业,并不是看不到这一层,而是出于市场策略考虑。此次谈判的大热门:4个可以治疗多种癌症的PD-1品种只有信达生物一家入选,其他三家都选择了放弃。其中,默沙东的PD-1产品“K药”在治疗肺癌上拥有三个已经获批适应症,是市场上独一份的品种,因此,处于“卖方市场”的默沙东未降价进入医保,也不足为奇。 根据国家医保局的通告,本次纳入医保的协议有效期截至2021年12月31日。也就是说,谈判结果在2年之内有效。按照熊先军的表述,未来可能的增补应当有望在2年之内进行,届时众多暂时观望的企业,将有机会再次选择。
蜜桃成熟时33d下载
亚洲电影天堂网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