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-82755175
公司簡介
空姐黄色
张强印象中,他们交往的两年中,梅姨每次在他家住一阵就走了,说是去做生意,过一阵又回来。而且从来不让人看她的身份证。那时,张强并不知道,梅姨说的“生意”是拐卖儿童。 在申军良的印象中,11月9日开始,“梅姨”的彩色画像在网上被大量转发。配文——“梅姨”涉嫌拐卖九名儿童,是一个人贩子。 来源:公安部刑事侦查局 但山东画像专家林宇辉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引发争议的第二张画像确实出自他手。今年3月,他收到广东增城警方的邀请,见到了梅姨曾经的男朋友,根据他的描述,画出了画像。 2017年,广州增城警方第一次从人贩子张维平口中听到了“梅姨”的名字。 他涉嫌拐卖申军良一岁的儿子申聪,2016年在贵州落网。起初,他说偷走孩子之后,他在广州市增城区一个菜市场附近的麻将馆,认识了一个过来买菜的阿姨,并把申聪卖给了她。 2003年减刑出狱后,他去了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,租住在石滩旧车站附近的一间临时房里,一晚上只要十块八块。 白天没事做,他就到岗贝村路口的小店里坐着,买东西吃。店里有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听说他曾因拐卖小孩坐过牢,就给他介绍了一个专门收购小孩的阿姨。“相当于中介一样。”张维平称,因为阿姨的名字中有个“梅”字,大家都称呼她“梅姨”。 初次与梅姨合作时,张维平十分谨慎。偷孩子前,他告诉梅姨,自己和女朋友生了个孩子。因为家中还有妻儿,这个一岁左右的男孩无法带回家抚养。他希望梅姨介绍一个人家收养孩子,收养者只需付一笔“抚养费”。 但张维平对“梅姨”的了解极其有限。仅根据这些信息,警方并未能找到“梅姨”。 据张维平猜测,梅姨的家应该在韶关新丰县。因为有一次,梅姨接了一个电话,说家里出了点事要回去处理一下,之后去了韶关新丰。 在这第一幅画像中,梅姨留着短发,偏瘦,眼睛不大,单眼皮,颧骨突出,大鼻孔、大嘴。根据警方公开的信息显示,她会说粤语和客家话,曾长期在增城、紫金、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。 申军良去过张强家好几次,张强告诉申军良,他确实认识梅姨,多年前,他们通过亲戚介绍相识,二人处过朋友。梅姨曾说自己名叫番冬梅。但后来,警方并未查询到符合条件的“番冬梅”。 “我知道梅姨在哪。”后来,还有个村民给申军良提供了一条线索,称梅姨在隔壁县里给别人算姻缘,还肯定地说:“就是她,你们见面直接抓!”申军良马上找人雇车,一批人赶到紫金,专门找了本地人假装问姻缘,偷偷给“梅姨”拍了照片。还有一批人守在张强的邻居家,邻居看了照片,也肯定地说是梅姨。 申军良找人拖住老妇人,然后做了严密的部署。他们商量着,如果一会儿梅姨要逃跑,就由同行的最身强力壮的人把她抓住,直接塞进面包车,拉到派出所。但行动之前,警方传来消息,老妇人的行动轨迹和梅姨不符,她不是梅姨。 3月6日,林宇辉跟随增城刑警队来到紫金县黄砂村,见到了张强和他的女儿。他首先对梅姨的体貌特征进行询问,张强清晰地说出梅姨的特征:一米五几的个子,体态比较胖,脸比较大,脖子短、大鼻头、大嘴、有点三角眼,梳一个农村妇女的短发。 那次画像从起稿到收尾用了将近四个小时。林宇辉一边画一边修改,中间调整了五、六次。“因为描述者和画像者的理解有差距,但只要把脸部特征抓住,也能做到比较像。”林宇辉解释,“素描画好之后,张强和女儿都说非常像,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。” “人贩子”、“拐卖”,这些关键词不断挑动着网友的神经,“梅姨”的彩色画像迅速在网上传播。几天之内,全国多地都有网友发帖称找到了梅姨,还有消息称,梅姨已经落网。后来,这些消息均被证实是谣传。 11月18日上午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“梅姨”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消息,梅姨是否存在,长像如何,暂无其他证据印证。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。 随后,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向新京报记者称,增城警方于2017年公布了“梅姨”画像,后未发布更新画像。暂未回应是否曾邀请专家画新画像。广东省公安厅的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称:“现在没有任何要回应的内容,新的进展将会在官方微博公布。”
免费超碰爱爱视频
古惑仔之fing头妹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