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-82755175
公司簡介
偷拍的妈妈贴吧
01 百车约战 “这些年搞环保,到处限行,拉不到货,货车真是没办法跑”,而脱了货车的坑后,他买了辆小轿车跑起了滴滴。 “很多平台给我打电话,给我很多优惠,旅程专车几乎是强制性地让我下了App,但我从来不听也没打开过App”。张运达五十多岁了,监管愈发严厉之前他一直跑着黑车,合法与违法之间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前者。 然而如今在他眼里这个行业远不如他想象得那么规范,不经意间他手机里就多了几款从未听说过的平台司机端。 入侵手机并不是最让张运达意外的,而是平台都喜欢给人画饼,比如万顺叫车说进去就能成为股东,“说得夸张都会死得快,它们就是要找那些有梦想的。” 万顺叫车是三年前成立的出行平台,两个月前发布消息说即将在成都设立西部区域总部基地,“成为股东”其实就是其实施的“合伙人制”,想要股份就要跑完每天100块钱的单量,然而由于平台单量的限制,很多司机都是每天给自己刷一百。 司机们都不懂,为何今年有这么多新旧平台突然冒出来。2013年诞生的AA用车六年间经过改名AA租车、斥资6000万购买百辆特斯拉、原CEO王利峰离职创业共享汽车品牌途歌、更换庄智强为CEO后,又再次更名为AA出行死磕出行领域。 今年3月份AA出行(原AA租车)陷入了员工欠薪风波,并且其深圳公司大部分高管已经离职,虽然公司对外的说法是离职人员并非高管且否认欠薪的说法,但还是有公司的司机向媒体反映:AA租车在深圳很难打车了,还拖欠着司机几个月的邮费补贴。 单子接不到,而司机也陷入申诉-被驳回-再申诉的死循环,此前阳光出行在高德上曾被多次下架也正是由于存在的安全隐患,但如今一些城市比如成都依旧能用高德打阳光出行平台的车。 这种偏急速的方式就造成了团队的不成熟,从而影响了打车行程的质量,还有的人发微博问:接单不拉人还取消不了订单,司机不接电话客服找不到人,请问发微博能给我结束行程吗? 可怕的是,这种司机未到达上车地点就开始行程并自行结束、扣乘客费用的事情,在安安用车、新电出行等平台上屡见不鲜。 乱象过后,剩下了明争暗斗。 “美团说要在成都上线的时候,我们很多人都去报名了,当时招了应该有好几万司机,本来说去年五月份上线,结果不了了之。” “滴滴是在成都的锦江区登记,美团是去金牛区登,锦江区是成都核心城区,这里就是滴滴的盘子,它能让你动?”作为成都本土人士,张可军对每个城区的定位了然于胸。 所以它要做外卖,美团提交IPO申请后的第四天,滴滴外卖继无锡、南京、泰州后又登陆一城——成都,至今成都的人都还记得那天滴滴外卖平台许多商家挂出“订单火爆暂停配送”的字样。“现在很多小平台都能在成都做网约车,唯独美团没有上线。”张可军感叹道,这就是商场。 去年万顺说要上市也没了后续,还陷入了传销的负面,这种负面延续到了今天。前不久重庆永川有乘客爆料一些司机途中不断传输“滴滴以后不方便了,用万顺叫车更好”的信息,也有租赁公司的网约车司机说租赁公司强制其接受万顺轿车的培训,并在车身贴上万顺的车贴与二维码。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别的地方,成都有市民反映早上打滴滴一路上司机都在推销万顺叫车,让其下载,更有甚者在乘客上车后让其取消订单扫二维码下载万顺叫车App。 面上打着滴滴的旗号背地里不顾市场规则传销式的宣传万顺叫车,受到伤害的除了乘客、滴滴以及万顺自己,还有被利用的聚合平台。 高德等地图App首当其冲,几乎成为了背锅侠。微博上许多投诉这类网约车品牌时,都会拉上高德,有的人是出于信任用高德打车,有的人则是出于品牌知名度使用高德,然而在新旧平台乱象问题之下,脏水除了涌向网约车行业,还泼向了高德等。 (应受访者要求,文章司机均为化名)
你懂的国外永久官方
兴趣阁成人
网站地图